> 女生 > 极品狂妃:此夭很能祸国 > 第四百九十四章 大结局·尾声
下一瞬,她的眸底无端聚集起泪光。

那白衣,是桃夭总部烟花巷陌里,安静的那年初见,鬼使神差地触碰与莫名其妙的花下欢笑,由是,青瓷如水的女子,欢脱大胆的女子,刻进白衣心间。

那白衣,在岁月静凋之间,在大街上的惊鸿一见,人海茫茫里遥遥相瞥,遇见世间平凡里所有的不平凡,是阅尽人间后惊艳时光的璀璨。

那白衣,是七夕之夜城门夜色中的寻觅,在雕得古拙的山水里,带着不经意流露的淡淡笔墨,在长安街惊梦园的喧嚣里,为罗绮轻衫紧张,为那女子不至而黯然神伤。

这白衣,是羁绊,也是魂牵,就算看夜不清眼前,换了身份心中有人仍然不经意为他触动心房。

人生如戏,大梦一场,这白衣,在尘香露花莹流连珠帘后,是永远,也瞬间,在不顾一切里在纷纭世间唯一的想要依靠。

这白衣,在一场一场的生死救赎里,在所有不可能突然到来时安静的陪伴里,就那么刻入了灵魂。

那白衣,忘了世界,独独没有丢了她,忘了世界,也可以在纷纭世间找到她。

这白衣,也是伦理里不甘的梦魇里,一次一次悄然而至心间的温暖与贪恋。

这白衣,也是后来真相大白,十七岁生辰不需要一切语言,不需要一切浪漫里的最浪漫。

于是,这一生,不是因为前世,不是因为从前,只是刚刚好,非他不可。

白衣潇潇,白衣倾城,从天上而来,轻缓的一步一步走来。

一步踏尽一树白。

一桥轻雨一伞开。

一梦黄粱一壶酒。

一身白衣一生裁。

陶夭夭呼吸都快停止,那双眼里,世界安静,天地间,只剩那一人。

她的眼里,只容得下他。

那个让她等他的人——叶潇然。

让她心心念念,时刻不忘,至死方休的男子。

没有任何犹豫,她抬步而上,以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方式,腾空飞奔而去。

把那白衣拥入怀里。

温暖的怀抱让她仿佛飞入云端。

前世今生记忆飞天遁地而来。

她抬头,吻上那白衣凉薄而桃色的唇瓣,辗转缠绵。

她思念已久的味道。

不想,还没有等陶夭夭亲够,男子却是大手压住了她的作乱,露出了疑惑的表情,“你这女子好生不害臊,怎么第一次见面就随意亲吻男子?”

虽然他不排斥她接近,凌霄神庭喜欢他的女子也众多,可这个第一次见面就来轻薄他的,倒是第一个。

陶夭夭微微一怔,随即不管不顾的继续去吻他,“因为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,你是我的。”

叶潇然,你怎么又失忆了?

好家伙,这一次还敢忘了我?

不过没关系,只要我还活着,我们就要相爱,我们就要在一起。

我们会一见钟情。

我们会恩爱永生。

被吻得天昏地暗的叶潇然悄悄睁开一只眼,看着女子沉迷而毫不在意他“失忆”的勇敢模样,嘴角扬起一个无奈而又满意的弧度。

相爱。

就是。

——从不争吵。

——永不怀疑。

——用尽我的时光珍惜你。

——至死方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