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玄幻 > 灵忏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灵忏未开对朝冥

第一百二十七章 灵忏未开对朝冥

“我想干什么?我是来帮你的。”赤逢伯眼中闪过一丝寒光,“你想不想知道失去的那些记忆都是什么?” 血丝一根一根地缠上她的眼球,她没有出声。 赤逢伯嘴角溢出一丝冷哼,“怎么犹豫了?你没有见过我,也不知道我的身份,所以你认为我会害你?嘿嘿,那些你自认亲近的人还不是要要杀了你!”

他站起身来,讥诮似地抛下一条白绫,“做不做随你。只要带上这条白绫,你就能看到你失忆前发生的那些事情——恐怕到时候你就不这么想了。” 小柒死死盯着面前的白绫,犹豫片刻,手指终于还是颤颤巍巍地伸了过去。

当年自己为什么会独自昏厥在北溟海边,之前又经历了什么,她自己究竟是谁……这些迷乱她内心久久的疑问真的能揭开吗? 赤逢伯见小柒缓缓带上了白绫,脸上浮现得意的笑容——功成,只有一步之遥了!

死牢中阴沉的黑暗淹没世间的一切声响,阒寂寞然,外界噼里啪啦的霜下急雨之音格外突兀,声声敲击人心。 目覆白绫的小柒直勾勾地挺着,初时脸庞淡漠无色,继而嘴角微颤满面青白,直至额筋暴起,冷汗涔涔,似处极度恐慌和酷寒中。待到冷汗褪尽,唇纹竟有丝丝血迹冒出,看出她已是希望已灭,自求毁灭。 赤逢伯急而扯下小柒眼前的白绫,见她双目汩汩流着鲜血,颓然歪倒于墙边,鬓角额头之处竟片刻之间生出了许多根白发。

赤逢伯收好白绫,“你都看见了吧?” 小柒垂着脑袋,以一种完全奇怪的音调冷冷道:“当然。” 这两字中油然而生力量和深寒不容违拗,跟她平日里懦弱无能的样子迥然不同,仿佛说这话的不是一个濒死的奴婢,而是一个屹立雪巅的女王。

赤逢伯一愣,见她蓦然抬起双眼,眸底汹涌着灼热无比的莹光,戾气四溢,这一刻,尘封了太久太久的记忆终于卷土重来。 没人知道她在白绫中看见了什么。 赤逢伯戒备地后退一步,“娅阿,你终于回来了吗?你与陛下之间的约定还记得吗?要想彻底毁灭青瀛,只差最后一步了。”

小柒默然看着他,吐出两个字,“记得。”

“陛下怀疑小柒就是你,果然没有错。灵契之上已然签下我们每个人的名字,事情走到这一步谁也不能抽身而退了。既然你回来了,那我们就绝不会输!” 小柒忽然笑了,笑容放肆又绝艳,断然讥诮道:“赤逢伯,你说什么呢?我是,青瀛小柒啊——”

赤逢伯蓦地木然,随即摇头道:“不,你不是。那白绫是陛下亲制的巫溪白绫,它已经把你从前的记忆唤醒了。” 她正面对上赤逢伯的眼睛,一字一句地道:“我知道,但是,我只是小柒。”

……

在赤逢伯的帮助下,小柒破牢而出。 青瀛噩巅一命天之顶,隐隐的闷雷声不绝于耳,涡流般的乌云凝聚着、扭曲着,山风凛冽,一场可怕的风雨即将到来。

她怔怔望着这曾无比熟悉的一草一木,想把这一切都印在心里。今后,怕是望穿秋水也没无此景了。 “你还在犹豫什么?”赤逢伯指了指云间乍隐乍现的青光,“看见那边了吗?那团汹涌的云气,便是即将出世的曜气。到时候,危戈不涅黑沙漠中的巨蟒怪便会释放出来,这里的一草一木,都会被毁灭。”

小柒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“是天帝派你来的?”

“正是。你是这场谋划中最重要的一环,自从你在北溟海失踪后,陛下就一直派人暗中找你。几乎快把六界都翻遍了也不见你的踪影,没想到,你竟荒唐到做了那个愚蠢殿下的婢女。”赤逢伯从袖口中拿出一张烟黄的长纸条来,“还记得这个吗?”

那张黄纸条上写满了红黑相间的奇异文字,只有最下角有能辨认的两个字:娅阿。

“你不会不知道吧?这上面的阿狱文已将我们所有人的约定写得清清楚楚,一旦契约成立,任何人都不能中途抽身而退。无论你叫小柒也好,还是你之前的名字娅阿,这张灵契,始终与灵魂绑在一起,永生永世都不能逃脱。”

小柒沉声道:“我没说要反悔。”

“那就好。按照契约之所定,陛下,娘娘,太阴,我,恓元君,峒元君,老僵王,玄股鬼母,我们每个人都已经完成了约定,之前青瀛所经历的一切,想必你也是亲眼目睹了。灵忏之仪,功成与否,在此一举。这最后的抉择,都在你手里。”

孤涩的冷光自眼底一闪而过,小柒闭上眼睛,良久道:“把我隐身。然后,我要去个地方。”

赤逢伯错愕着讥笑道:“到了此刻,你不会还放不下青瀛那位二殿下吧?怎么,这才几个月的时光,娅阿巫女这颗冰晶做的心竟融化了?不过,他此刻可能没空见你。”

蓦地小柒话语中隐带锐气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方才与你说了,眼前这般天相,黑沙漠那边已经有大乱子了。此刻恶鬼倾巢而出,千年毒瘤、尸魔都被沙暴放了出来。陛下亲自点将青瀛平顶此乱,后庚年事已高,自是不会亲自出马。那大殿下廖索又是个废物,到最后这副担子,恐怕都要落在濯泽的头上喽。”

小柒神色顿时阴郁至极,一把揪起对方的衣领,“怎么会这样?为什么要这样!之前的灵契里,根本就没有这一条!”

赤逢伯下巴一沉,打掉她的手,“这都是陛下的意思。现在看来,陛下当真圣见,你,果然是下不去手。”

他嘴角扬起犀利的笑,“你不要那么生气。过几日那条毁天灭地的巨蟒怪被放出来,二殿下,嘿,陛下还会亲自让领兵挂帅,到时是生是死,就全靠你的了。”

小柒狠狠剜了一眼,凄然笑道:“好啊,天帝地藏,还有你们每一个人,真是打得一手好牌。只是地藏忘了长羡还在青瀛,他连他的亲骨肉都不要了吗?”

赤逢伯冷哼一声,随即转过身去,“长羡?那本就是陛下投放到青瀛的一枚棋子。没想到这枚棋子竟真动了真情,叛族逆父,陛下留她一条命已是仁慈了。不然,你以为陛下为何要无缘无故跟青瀛和亲?”

“而且不妨告诉你,此次计划的关键,便是长羡公主。”赤逢伯狞笑着,“你很快就会明白的。”

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