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其他 > 灵点灵灵 > 第三十九章 被动
灵灵看我着急的大喊,轻轻笑了笑,又呷了口茶,轻轻说道:“你这人重情义,将来会吃很多亏的。三号公社的文曲星是生化人,我要是现在不下手,等你这次回去的时候,恐怕不是一件好事!”

虽然这样的理论从理智上可以说服我,但是一句生化人就可以把杀人冠冕堂皇的轻描淡写,我还是无法一下子接受,只能摇了摇头,颓然地问道:“灵灵,那么真的文曲星呢?他究竟在哪儿呢?”

灵灵看着我的样子,伸出一只手握住我茶台上的右手,轻声说道:“真的文曲星早已经去世了,不过,他的基因源我已经保存下来了,等到合适的时机再把他复活,好吗?”

灵灵停下话头,喝了口茶之后,才柔柔地看着说道:“晋哥,我把文曲星杀了!”

“什么?为什么?”虽然我能够感觉出文曲星再不是我原来心中的那颗星星,但是真不想他被灵灵杀死。

“嗯,但是,灵灵,你知道人体构成不仅仅是基因这么简单,是吗?”我听过黄虎波的言论,所以对于基因把人再次复活是不相信的。

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灵灵很是诧异,瞪大她的俏眼,满脸疑问的看着我问道。

可惜,灵灵具备特异能力,究竟是特殊的感知能力还是如她所说的灵魂出窍我不好定论,但是通过灵灵的努力,将三号公社的里里外外弄了个底朝天,而且趁着李豆豆离开的机会,策反了猫儿洞。

猫儿洞这人属于典型的科学家类型,大脑里只有学问,别无其它内容。灵灵刚去的时候,猫儿洞曾经奉李豆豆的命令过去说服灵灵加盟永生社。

谁能想到,他没有说服灵灵加盟永生社,反倒被灵灵扔了几粒科学古物的饵,给钓上了钩,成了灵灵的卧底跟班。

“算了,这些事情以后再说,我不给你讲讲事情的经过,你是吃不香睡不香的,长话短说,讲个大概就可以了,今天事情确实多!”

上次,我们都没有弄清楚怎么走着走着就失散了,那是一个光墙效应,在拐角处设置成不同角度的光墙,我们可以看到前面人的模拟背影,以为跟着前面的人,但是在光墙的效应下,我们每一个人在拐角的时候都被刻意带入了不同的房屋,等到发现的时候,已经晚了,即使大喊大叫也无济于事,因为隔音,对他们来说太简单了。

好在路上的时候我已经想好,一直也没有机会询问灵灵她们三个人是如何从三号公社脱困的,文曲星和李豆豆等人呢?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当我提出询问之后,灵灵嫣然一笑,爽脆地说道:“我还以为昨天说了你两句,你生气跑了不会再找我了呢!”

但是,当我出现在灵灵的面前之时,她把手头的事情全部放下,手机调成了静音,两人又来到初次交谈时的茶室。

时间虽然过去不长,但是我们之间却经历了很多的波折,使我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,那次交谈之时,灵灵还在拼命拒绝我,说自己曾经是文曲星,说自己是漂亮的女鬼。

第二天,把老姚和孙美芬送走之后,我去公司找到灵灵,我想跟灵灵好好谈谈。既然跟木子已经走到了那一步,那么,这算是天意吧。

我有点窘迫,低声说道:“灵灵,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表达!”

永生社大力发展最优高校的高才生加盟,优厚的待遇和永生的追求、特权的享受等等,吸引了大量的人才,永生社的势力明里暗里已经遍布全球各个国家,他们的研发成果也是位居世界领先地位。

但是,灵灵的基因检测没有通过永生社的标准,具体的标准是如何制定,灵灵至目前还没有弄明白,所以,永生社便起了杀人之心,计划用形象一样的生化人来顶替灵灵,这样,不仅可以获得绝对的忠诚,也能够同时收获灵灵的所有资源。

当然,永生社是一个秘密的组织,他们的名下拥有各行各业的企业团体组织,人才也不局限在高科技人才,很多拥有政府资源、或者是明星、作家等也是他们拉拢的对象。

灵灵的父亲在政府身居要职,拥有强大的资源背景,灵灵本身也是高校人才,拥有实力雄厚的公司,永生社本意是拉拢灵灵加盟的。

可是现在,当初拼命追求灵灵的我却要违心的拒绝她,而我又能找到什么完美的借口呢?

我没有直接说出此行的目的,无论是多么完满的理由,如果开门见山说出来,总给人一种不爽的感觉,当然,只要说出来,迟也是不爽的,但是尽力想着在打针前擦一下酒精棉吧。

“我听叶子丹他们提到过,好似不仅仅是克隆出来肉体就行!”我感觉自己的脸颊上微微发烫,也倒不是刻意要说谎,我眼前不想让人知道黄虎波的事情,省得自己又招惹来麻烦,但是为何没有信任灵灵,我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
正在这时,茶室的门被咣咣敲了起来。灵灵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,我轻声说道,工作要紧。

灵灵威严地喊道:“进来!”

这时,灵灵的助理带着两名军警进来,他们向灵灵敬了一个礼之后,出示他们的证件,说是需要带灵灵回去配合调查工作。

我站起身来询问灵灵触犯了什么法律,怎么能说带走就带走?两人脸色平静而傲慢,根本就不搭理我,只是对着灵灵做了一个请走的手势。

灵灵无奈地起身而去,回过头来深深地看着我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苦笑着说道:“晋哥,公司这些天就交给你了,你来行使我的权力,赵芳,你配合宇文晋公司,他现在就是公司的临时董事,明白了吗?”

灵灵看着她的助理赵芳点了头答应之后,才转身离开。

我一时心绪杂乱,拼命猜测灵灵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才被带走调查,赶紧找灵灵的父亲帮忙。

我正要找木子来说这事,木子的电话恰好打了过来,紧张地啜泣着说道:“晋哥,你在哪儿,我要见你,家里出事了!”

我们离开这么长时间,灵灵公司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,各种谣言满天飞,人心惶惶,已经有很多人离职而去,公司内的待决策处理事务堆满了灵灵的案头。

阅读灵点灵灵最新章节